曾道人一码中特
劉星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棋藝文化 - 劉星首頁
約客聽棋:風雪夜最詩意的絕唱
2020-02-07
字號:
    “別后竹窗風雪夜,一燈明暗覆吳圖。”這是最有詩意的圍棋雪景圖。這份詩意的美,畫意的美,棋局的詭異,總是讓讀書人耿耿于懷。三峽劉星不才,也學著杜撰一首古風,附屬風雅。詩寫到:“溪峽瓊雪映小窗,方圓馳騁破大荒。太白劍指七星望,梅花間陣燕雙行。虎口奪食劫連劫,長氣眼殺忙中忙,一葉扁舟出江湖,四顧茫然了殘陽。”

    這是公元2020年元月的事情。現在寫的卻是遙遠得幾乎忘卻的經典--“北風吹人不可出,清坐且可與君棋。”--寒冬圍棋故事。

    數九寒天里,適宜飲酒,適宜翻書,適宜圍棋。

    自古至今圍爐煮酒都是一種灑脫,具有貫穿千古的人氣。也對,寒意無形,在山中更是體會深刻;滿目的蕭索,正在等待一場雪,一場大雪。唯有大雪之后,山頂雪帽之后,才有經冬之后春意的生機勃勃。在一年四季分明,在一山同時呈現四季的大山里,酒和詩,鄉野和勞作,詩和遠方一并成為修行的功課。在大山深處,既有一覽無遺的遼闊,比如爬上山頭,觀日出日落,覽云起霧繞。,這是居在山中的紅利;也有曲徑通幽,嗚咽泉流的驚奇,尋思春筍毛尖凍土的沖動,驚訝野蔥的寂寂的蔥綠,偶聞杜鵑的呼喚,驚奇青蛇纏樹的潛伏。在坍塌的土屋的斷垣殘壁間尋思過去和未來,在聳立的松樹林里掛滿果漿等待長尾巴的松鼠跳躍……

    然而,一切都可以改變,因為雪花已經赴約……正輕盈地帶著肅殺的寒意從山那邊,山外邊走來……在寫意的描繪之外,其實包藏著來自紅塵,卻更期待有所“圓滿”的來自生命力并且企圖突破人生困境的那種“場”,這種場,最好的淬火的地方就是“楸坪。

    所以,自古那些禪修的紅塵人,也會在圍棋的棋局里演繹“紅塵的心”。

    北宋的笑笑先生文同,因為約會不到手談的知心人,只好獨自一人“打譜復局”。盡管口口聲聲有問佛黃老執意,但是看來看去還是脫不了官場。官場就是一個場,具有濃郁的同化性,具有更強烈的功力目的;所以他寫到“窗前橫榻擁爐處,門外大雪壓屋時,獨翻舊局辨錯著,冷笑古人心許誰?”(見《送棋僧惟照》)

    在雪景寒天,竟然能夠“冷笑”,竟然能夠反省;竟然教導自己,也算是真性情也。在圍棋界有種名言,說的是圍棋人沒有一個是壞的。大致如此之意--心底無私,和盤托出,涇渭分明,無所顧忌。雖然擅長勾心斗角,更會錙銖必較;然而,人生的大場,獨特的視野,讓他們這一類人遠遠超過了一般的人際關系:在復雜性里的單純性,在智慧之外更包裹著“看破”的心靈共識。因為游戲的圍棋本身展示的就是一種超越智慧的境界--在包容和兼容里和平共處,在中庸趨于和諧里彼此砥礪,互相競爭;在競爭和沖突里尋覓和諧共處之道;在和諧繁榮里彼此水乳交融且共同發展。游戲本身的目標,圍棋戰斗的目的,所有的技巧之外不是永恒的毀滅,而是“共生”。

    顯然,文同送給的是方外好友,而且是以棋藝見長的異人--棋僧,這是個具體的真實的“可敵國手”的亦師亦友的“棋友”惟照。然而,世道艱難,不總是游戲中的的“周易”之經,而是能夠堪破紅塵的現實之用(徒有棋藝,也不過是雕蟲小技;雖然是大雅之堂,是進修之途,然而,難解決社會生活的真)。所以,文同的贈詩可謂“拳拳”。由此可見,這里談到的棋局,是一局“捫心自問”的雪地棋局。

    “雨點奩中漬,燈花局上吹。秋濤寒竹寺,此興謝公知。”

    從黃昏日落到明月中天,從雪花融融到雨雪飛濺,所有的盤外招都不是問題,問題是,在對局之時,還有“吟詩”環境,夠雅致而詩意了。這一局長考,到睡醒和夢覺,活生生一幅棋局之外,卻又在棋局之內的棋友之樂顯得”生趣盎然“,他記錄了“長考”入迷的狀態,也寫了癲狂而詩興大發的豪情。他說--”側楸敲醒睡,片石夾吟詩”。其詼諧幽默,樂觀而固執的形象,也許,這才是標準的“快樂圍棋”。

    這是李洞的《對棋》。這一次圍棋也真夠“長考”的。下得天昏地暗,下得雪融雨飄,下得昏昏欲睡,下得腹稿吟詩……他在另外一首詩你還提到了“挑燈雪客棲寒店,供茗溪僧爇廢巢”。在這樣的棋癮君子面前,在意的不是彼此彼時,不是成敗勝負,而是“因悟修身試貪教,不須焚火向三茅”的人性的光輝。

    在快樂圍棋之外,我們也許彼此借用,投石問路成就彼此“心”的試金石。倘若說人生總是面具下的生活的話,那么,唯有透過游戲的外殼,我們才可以真正了解一個人,認識一個人,并且在游戲的“局”里,見證和探索修煉之道。寫到這里,三峽劉星不禁想到了兩句歪詩以為佐證:

    溪峽瓊雪映小窗,方圓馳騁破大荒。一葉輕舟出江湖,湖滿凝波了殘陽。這是雪地長考的“人性之局”。

    雪景里棋局固然難得,然而梅花卻是可以的;倘若梅花也沒有,那么翰墨深處的“梅花詩”是可以的。這一次,是大詩人、大整治家王安石。這一天他想起了和薛肇明弈棋的故事。(謝天謝地,倘若沒有王安石的詩歌,薛先生真的是籍籍無名……倘若沒有梅花詩賭棋,我們尚不能夠了解王安石先生的另一面)。他們的賭注就是“賭梅花詩輸一首”。這個故事很奇怪,除開題目之外,全文不著“一顆棋子”,也未見一片雪花。憑什么賭注是,而且必須是“梅花”?

    接下來還有更奇的是“到底是贏家寫一首梅花詩呢?還是輸家吟一首梅花詩呢?”。對于詩人,寫一首梅花詩,貌似“小兒科”,無須如此大動干戈,逼迫對方“吟梅花”。

    難道是“梅花間竹”?還是“梅花三弄”;難道是“暗香襲人”?或者是“挑戰自我”。“墻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的成名佳作,還是自詡技壓群芳的標榜?倘若對照兩首詩來看,多半是王安石輸棋了,為了不輸人,被動地被薛肇明“要挾”而一而再地寫了首“梅花詩”。誰讓堂堂荊國公臨的臨川先生既可以下得一手好棋,寫得一首“梅花詩”呢。

    寫到這里,不僅想到了這樣的標題--“花香襲人”的雪地賭局。

    其實王安石的關于棋局的認識比很多精英認識得更透澈,他和蘇軾一樣把圍棋的游戲和生活的實際引領到另外一個嶄新的境界。王安石說“莫將戲事擾真情,且可隨緣道我贏。戰罷兩奩分白黑,一枰何處有虧成。”

    這里有成敗盈虧的因果,更有入道問道的“常心”。而同時期的東坡先生則更直接了當多了,蘇軾說“勝固欣然,敗亦可喜”。因為他們這些大咖,在當時那年那月對于棋道的統一的“認識”,更是嶄新的文化高度。從以競技為目標的游戲演繹城遵循中華和諧共生之道的藝術。然后才有了“琴棋書畫”的文人四藝。具體說他們為代表的(也許,是棋藝不高的文人們)將中國的圍棋從游戲剝離出來,走上了文化之路,修養之道。對后來形成的“琴棋書畫”為代表的中華才藝成為“思想煉獄的道具”。自此之后,中國圍棋的競技技術發展相對滯后,總是流連在勾欄酒肆之內,游弋在詩詞自嗨之間,一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競技圍棋的中心才漸漸回歸的中國。這是后話。

    回到“賭梅花詩”,沒有想到的是王安石竟然寫了兩首。一首是自己踐約“賭注”,另外一首是假想薛肇明回音一首。說什么“故將明艷凌霜雪,未怕青腰玉女嗔”,倒也幽默幾分。雪地圍棋之后,在王安石的心底,卻只有一個詞“春”。

    回到主題,在三峽劉星的心底還是寇準的“且共江人約,松軒雪夜棋。”更賦詩情畫意,禪味十足;另外就是杜牧的“別后竹窗風雪夜,一燈明暗覆吳圖”了。在這里我們油然而生一種蒼寥無邊,機關無數,具有動感的風雪夜圍棋局的最詩意的絕唱。

    2020年1月12日,三峽劉星寫于三峽的廟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居住三峽,執教鄉村,中師學歷,純粹草根;酷好文學,偏愛圍棋,遨游網絡,弘揚國學。曾經先后擔任中國圍棋棋院“圍棋論壇”、棋魂網“圍棋論壇“版主,新浪網“讀書沙龍”論壇版主,新浪草根名博“我看娛樂圈”管理員、主持新浪草根名博“草根大訪談訪”、新浪網“天下行棋博客圈““圍棋名博訪談”等網絡文化職務。素以倡導圍棋和文化兩面旗幟的文化交流活動。向后接受過一起寫論壇在線訪談和《名匯》雜志的專題訪談紀要。組織過中華文化義工聯合會的文化和天下行棋圍棋文化活動。撰寫的文章先后發表在《北京晚報》《重慶晚報》《圍棋天地》《秋興(夔州杜甫研究會)》《棋藝》《重慶旅游雜志》《收藏之聲》等報刊雜志,部分作品入選《中國棋文化》《網與人生》《文濤拍案》《換個角度看與寫》等棋藝文化類書籍。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bmzaac.tw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曾道人一码中特
大智慧股票分析软件 5万元如何理财且保本 闲钱3000元如何理财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给力 宏悦出资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软件 短期投资基金理财平台 51策略赢 策略成金配资 宝利阁配资